出租男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莫里_
    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瞬間就被那道好聽的聲音擊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臉熱了三秒,但又很快就冷靜下來,提醒自己對方只是她花了幾百大洋租來的“工具人”,而男人熱情主動的男朋友宣言,不過是為了討好金主的營業手段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,對方一上來就這么快進入狀態,可真不像是個新手,說不定早已身經百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立即為自己套上數層心理防御,用她最冷酷、最無情、最公事公辦的聲音問:“你在哪兒?現在已經十一點半了,我怎么沒在小區門口看到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在小區門口!彪娫捓,男人脾氣很好的解釋道,“我來早了一會兒,你們小區門禁太嚴,沒有門卡不能進去,我就在這兒運動運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運動運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愣,神秘的第六感催促著她抬起頭,看向了不遠處的籃球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,籃球場邊,那個體格高大的年輕人已經轉過了身。陽光刺眼,他微微瞇起眼睛,雙眼彎成兩道好看的弧線。他在路邊的人群中搜尋著什么,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標——他的視線望了過來,直直落在了楊笑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陽光仿佛跟隨著他的目光,一起撞進了她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看到你了!”電話里,同步傳來他爽朗的聲音,“你開一輛紅色的車,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他高高舉起一只手,向著她的方向熱情地擺了擺。接著,他便三步并作兩步地沖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渾身僵硬地坐在駕駛座內,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年輕的身影越跑越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腦海里只剩下一個想法再反復縈繞——唐舒格不會給她租了個高中生吧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可是犯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她沒能送前男友進派出所,難道今天自己就要被送進派出所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短短幾秒鐘的功夫,楊笑腦袋里就刮過了無數風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年自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他停在了車門旁,高大的身影替她遮住太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您好,楊小姐是吧?”他一邊說著,一邊自來熟地把胳臂探進車窗里,準確地捉住她放在方向盤上的左手,握緊,上下晃了晃,“我是孟雨繁,下雨的雨,雨下得很大的那個繁!很高興為您服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務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先等等!睏钚远ǖ、果斷地、冷酷地把自己的手從他的大掌里抽了出來,懷疑的目光不加掩飾地落在了他的身上,“小弟弟,你今年多大了?成年了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”年輕人,不,應該稱呼他為孟雨繁,有些疑惑地微微側了側頭。這個動作讓他看起來極像是一只等待主人擼的大狗。他困惑道,“我都成年好幾年了……你要看我的證件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聞言又仔細端詳了他一番,發現他的面容雖然年輕,但絕不是稚氣未脫的模樣。怪只怪她先入為主,見他和一群高中生打籃球,就誤以為他也是高中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實話,這位出租男友確實長得高大帥氣,離近了看,才發現他的外表有多出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看起來就是很熱愛運動的那類陽光男孩,最簡單的T恤牛仔褲也掩蓋不住他的好身材。他并沒有健身教練那種夸張的大肌肉,而是緊實、流暢的線條,尤其是兩條雙臂,肌肉極其漂亮,被太陽溫柔地吻成了麥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唐舒格發來的那條微信——女人,你還滿意你看到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想:滿意,她確實很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一手撐在車門上,彎下腰同她講話,那雙明亮的眼睛很專注地盯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籃球場那邊響起一陣腳步聲,一只籃球直直地落在了車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繁哥!你怎么說走就走啊!眲倓傔在打球的那群高中生們吵吵嚷嚷地追了過來,“說好再玩一會兒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今天雖然是第一次見面,但孟雨繁高超的球技輕而易舉地折服了他們。男孩子之間想要建立友情,就是這么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繁哥要走啦!泵嫌攴贝蟀雮身子倚在車上,轉過身,笑嘻嘻地說,“不都說了嘛,繁哥是來女朋友家見家長的,和你們再打下去,搞得一身臭汗,丈母娘該把我轟出去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哇……”高中生們正是愛起哄的年齡,趕忙叫起來,“女朋友?車里的就是你女朋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聽,心叫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小區是單位分的家屬樓,樓上樓下關系都特別親密。誰家有個風吹草動,整個小區都會知道。她今天帶男朋友回家,和爸媽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能和小區鄰居說,就怕被大媽們圍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想到,原本的正牌男友被她開除了,臨時租來的冒牌男友居然高調上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雙手捂臉,恨不得擁有哈利波特的隱身斗篷,原地消失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中生們一股腦地涌了上來,伸長脖子往車窗里看,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好奇。他們嘰嘰喳喳地起哄:“繁哥,讓嫂子抬起頭讓我們看看唄~”“嫂子抬頭!”“嫂子你住幾號樓呀?”“嫂子咱們是不是見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像攔住小雞仔一樣攔住他們:“行了行了,你們嫂子害羞,別嚇到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頭腦一熱,居然松開手,重重地錘了方向盤一下。車喇叭發出“滴——”的一聲巨響,那群小雞仔瞬間被嚇得安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安靜!睏钚δ抗饬鑵,掃了那群湊熱鬧的小家伙一眼,“再吵,我就給你們家長打電話,全抓你們回家寫五三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高中生們目瞪口呆,萬萬想不到,熱情開朗的繁哥,居然是小區大姐大的男朋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結結巴巴喊:“笑、笑笑姐……你回來啦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從小就是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長得美,成績好,玩得開,性格潑辣,是小區里最受矚目的孩子王。這群小豆丁剛會走路,就拖著鼻涕當她的小尾巴,一路聽她的傳說長大。哪想到突然之間,笑笑姐居然帶著男朋友回家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“繁哥”不是“繁哥”,是“姐夫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用中控鎖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,又給孟雨繁飛了個眼刀過去:“上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也發覺自己做錯事了,趕忙埋著頭,小心翼翼地竄上了副駕駛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他一上車,楊笑立即踩下油門,一路狂奔沖進了小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腿長,兩條腿蜷在那兒,看起來好不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可憐兮兮問:“那個……楊小姐,我能調整一下座椅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能!睏钚τ舶畎罨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不敢說話了,低眉臊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把車停進地庫,熄火,拉手剎,升起車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車廂內瞬間成為了一個寂靜的密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扭過頭來看他,孟雨繁便僵硬地任她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問:“孟先生,你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:“……那個!彼呛歉尚α藘陕,“你們小區看起來關系很好啊,鄰居居然互相都認識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告訴自己不能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孟先生,容我提醒你,你是我租來的‘一日男友’,只負責今天陪我回家,幫我度過這一關。你現在告訴那些高中生咱們在交往,你信不信,等到今天晚上,整個小區的婆婆媽媽都會知道這件事,甚至連咱們什么時候結婚、在哪個酒店舉辦婚禮、在哪家醫院的婦產科建檔、請哪個機構的月嫂、甚至連二胎的名字都替我想好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每說一句話,孟雨繁的身子就往下蜷縮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如機關槍一樣啪啪啪說了兩分鐘,孟雨繁整個人都要滑到副駕駛座下面了。他腿長,身子不上不下地卡在那兒,委屈地像個兩米高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告訴自己不能心軟,她是甲方,她是金主,她是出錢購買服務的人,她有權給差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難道你們公司沒有告訴你,老老實實按照劇本來,不要擅自加戲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對不起,我剛開始做這個兼職,業務不熟練!碧齑蟮卮罂蛻糇畲,孟雨繁趕忙道歉,“你是我接的第三單,要不然,要不然我給你打個折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第三單?”楊笑問,“前面兩單也是見家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沒有沒有!泵嫌攴睋u頭,“一單是陪雇主逛街,幫她拎包、去奶茶店拍幾張情侶照片,然后在雇主試衣服的時候負責全方位夸獎她好看。還有一單是陪雇主討薪,公司看她一個小姑娘好欺負,欠了她三個月工資沒發,她說她男朋友練拳擊的,就把我叫過去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本來還在生氣的,結果聽他說完,沒忍住差點笑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堂堂甲方,冷酷不到三秒就破功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趕忙轉過頭,不想讓青年看出自己被逗笑了。唐舒格到底給她租了個什么男友啊,看著是個精神的帥小伙,其實傻乎乎的,欠rua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好不容易止住笑意,裝模作樣地問:“你怎么想到做這個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缺錢!”青年直白地回答,“我今年沒申請到獎學金,又不想伸手管家里要錢,只能找點兼職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獎學金?你還是個學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研究生!泵嫌攴焙茏院赖赝ζ鹦靥,“要看我的學生證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!睏钚s忙制止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,他果然是沒出象牙塔的學生,一點警惕心都沒有。像他們這樣錢貨兩訖的關系,最忌諱泄露真實資料。他們表面上看是男女朋友,但實際上不過是兩個陌生人,知道的太清楚,反而會尷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坐在車里,又對了一遍劇本——包括怎么認識的、交往多久了、彼此的興趣愛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到一切布置妥當,楊笑深深呼出一口氣,閉了閉眼:“……先這樣吧,其他的隨機應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希望她的這位戰友不要臨場掉鏈子,能幫她順利瞞過父母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下了車,從后備箱里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媽媽的補品、給爸爸的白酒,還有包裝精美的瓜果……她是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,也不知道要買什么東西好,就買了些父母用得上的東西,到時候就說是孟雨繁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禮物很沉,她還記得她把它們提上車時,分了好幾批才全部裝好?擅嫌攴币簧砹,左手一提、右手一拽,便輕巧地全部拿在了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孟雨繁還曲起右肘,沖她擺了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“…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又沖她擺了擺胳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過了三秒才反應過來,小步追上去,挽住了他的胳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靠的是那樣近,女孩柔軟的曲線緊緊貼著他的身體,發絲上的馨香徐徐傳來,飄進了孟雨繁的鼻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年有些不好意思,之前他可沒有和其他雇主這么親密接觸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下車庫有電梯直通樓上,轎廂里裝了三面鏡子,清晰的映照出兩人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身高足有一米九四,楊笑倚在他身邊,頗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。她今天穿了一條亮黃色的連衣裙,輕輕一轉,裙擺就像波浪一樣散開,鏡中的她紅唇明艷,眼線高高挑起,宛如一朵盛開的玫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看著鏡子里兩人親密無間的身影,若他身后有尾巴的話,現在就要啪嗒啪嗒的甩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想,這么好看的小姐姐(雖然脾氣有點差),她想找男朋友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?為什么要去網上租個男友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梯門開,兩人相攜走出了轎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屬樓一層有六戶,楊家在最左邊的角落。門口打掃的很干凈,楊家父母為了歡迎女兒和男朋友上門,連地墊都提前刷干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挽著孟雨繁站在自己家門口,只覺得心如擂鼓,砰砰亂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自小到大,在父母面前撒過不少善意的謊言。小學時,有一次媽媽忘了給她做晚飯就去上夜班了,她說自己不餓,怕媽媽自責;大學時,她在學生會主席的競選當中以一票惜敗,她說她不難過,剛好可以有時間專心學習……去年,她和爸爸說,他的心臟手術能百分百報銷,其實是自己拿積蓄補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一次,絕對是她人生里撒過的最大的謊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孟雨繁,”楊笑手指收緊,死死抓住青年的胳臂,“我爸媽身體不好,你千萬不準露餡,明白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等青年回答,他們面前的防盜門突然打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對和睦的老夫妻出現在門后,光從面容上來看,就能看出這對夫妻和楊笑的血緣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笑笑回來啦!睏顙寢専崆殚_口,“哎呀,你們來就來吧,還買這么多東西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身旁的楊爸爸則一臉肅穆,用岳丈看女婿的挑剔眼光,威嚴地打量著孟雨繁……的下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辦法,老房子都矮,門框標高一米八,可不只能看到孟雨繁的下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好孟雨繁有眼力見兒,趕快半蹲下身,這才讓自己和楊爸爸的視線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爸爸沒想到女兒的男朋友居然會這么高,這種仰視的角度,讓他作為家長的威嚴搖搖欲墜。他咳嗽一聲,沉聲問:“你就是笑笑的男朋友?怎么稱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孟雨繁喉結滾動,卡殼了三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沒想到他居然臨陣宕機,急得悄悄擰了他大臂內側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她的這一擰,終于喚回了孟雨繁的神智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孟雨繁!”青年吼得連樓道里的吊燈都在搖晃,“爸,媽,初次見面,請多關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回事,現在就叫上“爸媽”了?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我是一個脾氣很差的,冷酷無情的,公事公辦的,只談錢不談感情的雇主!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淦,大狗真可愛,想rua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還是回帖送紅包!謝謝大家支持!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六點還有一章!
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手榴彈]的小天使:33102749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往作者的菊花里、喵喵機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灌溉[營養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    33102749 95瓶;吃瓜的兔子? 25瓶;蘇白、三由、鐵板燒汁茄子、黑司命 10瓶;慕南-Zero、一枼櫻、西瓜水果茶 5瓶;陳4叉 4瓶;無邊絲雨139 3瓶;喵喵機、哈哈哈哈哈士奇、霜夜mio 1瓶;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黛瓦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好看的文。攻的時間被困在了“三天”之內,從剛開始凌虐受、到后來愛上受,渣攻變成了忠犬攻,但是卻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昵稱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与前妻同居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