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男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莫里_
    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。!分手了?。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橫在沙發上追劇的唐舒格立即坐了起來,懷里的半個西瓜也顧不上吃,急匆匆問:“分手?為什么分手?今天不是你們的一周年紀念日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閨蜜,唐舒格很是關心楊笑:“你們吵架了?所以要鬧分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鎮定地反問:“糖糖,你和我認識十幾年了,你覺得我是那種會頭腦一熱意氣用事的人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仔細一想,楊笑雖然性子火辣,但她做的每件事,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。她決定和于淮波分手,肯定有她必須這么做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為什么?”唐舒格糊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沒什么好掩飾的,簡單幾句話,就把今晚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閨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她說到“于淮波的微信里有三十幾位紅顏知己”時,唐舒格氣得都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垃圾!混蛋!臭不要臉!”唐舒格憤憤然,“真當自己是情圣啊,這都9102年了,他還想著左擁右抱暢享齊人之福呢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又說:“笑笑,你可不能輕饒他。要我說,把他所有女朋友拉到一個群里只是第一步,你可以發個匿名帖,把他做的好事曝光在他們學校的論壇上,再抄送一份給校領導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必了!睏钚Υ驍嗨,“那些女孩子都是和我一樣的受害者,甚至有幾名是他的學生。如果我貿然曝光,網上那些直男癌鍵盤俠說不定會稱贊于淮波‘有本事’,轉而嘲笑那些無辜被哄騙的女孩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聽了她的解釋,漸漸冷靜下來,由衷佩服道:“笑笑,你真了不起,要是我遇到這種事,肯定所有理智都喂狗了,指不定現在就拿著剪刀去剪他的小JJ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少你有一件事說對了!睏钚φ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還真是個小JJ!睏钚χS然,“不僅JJ小,還經常陽wei。我之前還以為是他工作太忙,現在我才知道,原來是他用腎過度,英年早-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閨蜜倆又聊了一會兒,很快轉入正題。楊笑讓唐舒格幫她在app上租一個男朋友,明天直接在她家樓下見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拍拍胸脯:“沒問題,包在我身上!”她問,“你對男朋友有什么要求?我看看啊……現在有個混血兒模特在打特價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怎么樣!睏钚o語,“反正我不是找真的男朋友,只要是男的、活的、明天能幫我應付父母就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家爸媽有高血壓,去年她爸爸才做了心臟搭橋手術,經不得刺激。楊笑早就提前和爸媽說好要帶男朋友回家,若是現在告訴他們男友出軌、兩人分手,老兩口的身體肯定撐不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好,她還可以“云共享”男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安排完明天的事,正巧spa也做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起身穿好衣服,鏡子里的女孩容光煥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望著鏡子,輕聲告訴自己:“楊笑,你可是要笑到最后的人,可不要被這種小挫折擊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罷,她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度假村占地面積很大,一共只有十二間度假屋,每一間都配有專屬管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走到門口時,就見她的專屬管家帶著五名保安堵在那里,他們皺眉望著房間大門,每個人臉上都是憂心忡忡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楊笑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專屬管家聞聲轉過頭來,見楊笑裹著浴衣,自走廊那頭款款走來,他先是一驚,又是一喜:“楊小姐?你沒在屋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啊!睏钚φf,“我去做spa了,你們怎么都圍在我的房間門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楊笑走近,聽到房間里傳出來的種種聲音后,才明白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有門板阻擋,但卻擋不住房間里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楊笑,你個****,居然暗算老子,老子一定要給你好看!”房間內的于淮波早就撕破了他的偽裝,在屋里一邊罵罵咧咧,一邊摔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他搞出的動靜太大,專屬管家還以為他在對楊笑使用暴力,所以管家才叫來了保安,猶豫著要不要闖進屋里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家見楊笑回來了,忙說:“楊小姐你沒事就好,你男朋友他……”他低聲道,“……需要我們報警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心里一動,立即把報警后引起的連鎖反應都推導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警察來了,警察也沒辦法因為于淮波劈腿三十條就逮捕他。而且于淮波只是砸東西,沒有真正對楊笑使用暴力,只要他有錢賠得起度假村的損失,他照舊能夠逍遙法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可就這樣饒過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看向管家和那幾位身強力壯的保安,悠悠嘆了口氣,默然道:“別叫警察,叫……120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家: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垂下頭,低聲道:“我男朋友其實有很嚴重的精神分裂,容易出現幻覺。本來一直吃藥控制的很好,沒想到我就離開了這么一小會兒,他就犯病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她的“解釋”,門內繼續傳來了于淮波發狂的怒吼,實在是“證據確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家立即點頭,看向楊笑的目光更是充滿憐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這么好的女孩子,居然攤上這么一個精神分裂的男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趕忙打電話了叫了120,告訴接線員度假村里出現了一位有暴力傾向的精神分裂患者,醫院非常重視,不過十幾分鐘,就有幾位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,帶著束縛器趕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家用備用房卡打開門,只見于淮波站在凌亂的房間中央。房間里的花瓶、壁畫全被摔壞了,被子枕頭也都被拆開,扔進了溫泉池,滿屋子都是棉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門一開,于淮波雙眼赤紅,一眼看到門外的楊笑,根本沒顧得上門外的其他人,張牙舞爪的就要沖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從未想過,這個與他交往了一年的、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男人,居然也有如此瘋狂可怕的一面。她不過是拆穿了他用情話編織的三十多個牢籠,他就干脆撕掉了自己的面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知人知面不知心,現在楊笑終于看清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楊笑,”于淮波大罵,“我要弄死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沖上來的男人,楊笑冷靜地后退一步,露出了被她擋在身后的醫護人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緊接著,醫護人員和幾位人高馬大的保安一擁而上,把于淮波按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淮波:“?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,瞬間冷靜下來,震驚地問:“你們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生沒說話,可于淮波卻看到了他的白大褂上印著的醫院精神科的名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淮波大叫:“放開我!我沒精神。!我是大學教授!我沒精神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醫生卻根本沒有一點表情變化,往他身上打了根安定,就見剛剛還宛如瘋狗的男人,突然就昏睡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晚上,只能用“雞飛狗跳”這個詞來形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先用于淮波錢包里的卡劃掉了他砸爛度假屋的損失,然后又趕去醫院,為他交了住院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陪床?這輩子是不可能陪床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直接用于淮波的手機給他們學院的上級領導打電話,說他在住院,需要人照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領導一愣,問:“哪個醫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答:“安定醫院精神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領導:“……???”好好的科研骨干于教授,怎么進了精神科了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淮波不是本市人,家人都不在身邊。若是沒有昨晚的事,他隨便就能叫來三十分之一的女朋友過來陪床?涩F在他身邊一個人都沒有,學校只能派人去醫院看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掛電話前,學院領導問楊笑:“情況我們知道了。不知道您是他什么人?怎么稱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是他什么人!睏钚Φㄗ鞔,“我叫雷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夜沒睡,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她精神尚好,這個周末還剩下一場硬仗要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先回家里換了身衣服,仔細補了妝。唐舒格被她吵醒,迷迷糊糊從自己臥室里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抱著印有愛豆頭像的抱枕,困得一塌糊涂,明明都站不住,還在關心閨蜜:“笑笑,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楊笑低頭在口紅盒里挑選著,手指拂過一支迪奧999,停下,拿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可以通過口紅顏色的選擇,看出一個女生的性格如何。比如像唐舒格,就很適合清透的西柚色,會襯得她嬌俏可愛,很有活潑少女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楊笑偏愛顏色如血般的口紅。正如她本人一樣,氣質卓然,干練利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旋開口紅,對著鏡子細細描繪著唇峰?诩t膏體細膩,在唇瓣上畫出一抹耀眼的正紅。鏡中的她看不出一絲疲憊,眼神明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見她一切如常,這才放下心來,一邊揉著眼睛,一邊困倦的嘟囔:“你的男朋友我已經幫你租好了……十一點半在你爸媽的小區門口見面。你找得急,好評度高的老手都沒檔期,這是個新人,不過照片看著挺精神的,應該不會露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麻煩你了!比羰菦]有閨蜜幫忙,楊笑今天可沒辦法度過這個難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去車庫里取了車,一腳油門奔向父母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家住城北,可她工作的電視臺在城西,距離甚遠。為了每天早上能多睡幾個小時、加班后不需要跨越大半個京城才到家,所以她剛畢業就從家里搬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是她初中同桌,在互聯網公司996,兩人同租一套房,平常也有個照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開一輛紅色的小別克,價格不貴,但每一分錢都是靠自己賺得,沒要家里接濟。她車技不錯,在如潮的車流中鉆行了半個多小時,很快就抵達了爸媽家的小區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了看表,時間才十一點——距離和云共享男友約好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靠邊停車,熄火,獨自坐在車里,靜靜的整理思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昨天到現在,不過十幾個小時,可她看似完美的人生卻在一瞬間天翻地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親自報復了渣男,爽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爽,特別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她卻無法抑制的一遍遍回想起他和于淮波這一年來的點點滴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不敢相信,為什么于淮波可以一邊對她無微不至,一邊用同樣的手段去玩弄別的女孩的感情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從來不是個戀愛腦。正相反,在她的人生規劃中,家人、朋友、事業都排在“戀愛”之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偏偏,她已經連續兩次陷入一場糟糕透頂的戀愛,在渣男身上浪費時間與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嘆口氣,只覺得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疲憊涌上了心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說好精致麗人永不落淚,可她的眼淚不知不覺又掉了出來。楊笑坐在車里默默哭了一會兒,剛種好的假睫毛被她哭掉了五根,她仿佛看到了人民幣在離她遠去,她心里更難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正低落著,忽然聽到馬路邊響起了一陣嘈雜的叫好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掌聲、口哨聲混雜在一起,楊笑抬起頭,下意識地抬頭向車窗外望去,只見不遠處的小區籃球場上,幾個男孩正聚在那里打籃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這個小區是家屬院,所以鄰里之間都很熟悉。楊笑認出了其中幾張年輕面孔,都是同小區的高中生。時間過得真快啊,昨天他們還像跟屁蟲一樣,跟在她身后叫著“笑笑姐”,可一眨眼的功夫,他們都長成大小伙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那群高中生之間,有一個人影格外引人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,比周圍的男孩們都高出了大半個頭,楊笑咂舌的估算了一下,那個年輕人身高應該遠超一米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穿著簡單的T恤牛仔褲,頂著一頭毛茸茸的短發,兩側鬢角斜推上去,發梢上還掛著汗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籃球在他手下紛飛,他像是在變魔術一樣,以一個刁鉆的角度突破了那些高中生的防守線,輕而易舉地沖到籃筐下,緊接著高高躍起,帥氣利落地灌入一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灌籃后,還炫耀似地抓住籃筐蕩了蕩,身體順著慣性往前一躍,又輕巧地落回了人群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落地后,他迅速被周圍的隊友包圍了。他們簇擁著他,一一與他擊掌,慶祝勝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隨手摟住一個隊友的脖子,仰著脖子肆意大笑著,帶著一股年輕人獨有的得意勁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很張揚,卻不惹人反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的眼淚早就停了下來。她望著籃球場的方向,不知不覺間看了一場又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對所有運動都不敢興趣。在十五六歲情竇初開的時候,唐舒格暗戀班草,每次班草打籃球,她就會拽著楊笑去看比賽?蓷钚τX得看幾個無聊的男人追著一個無聊的球滿場亂跑實在無聊,還不如回去自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么算下來,楊笑已經有七八年沒有好好看過一次籃球比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她會在今天、會在剛剛失戀十二個小時后,坐在車里看了一場籃球比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她不是不喜歡籃球——而是不喜歡打得太爛的籃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下意識地追逐著那個高大的身影,看那個年輕人在球場上奔跑,熱風吹過他飄揚的頭發,正是一副青春年少的好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現在的高中生,發育的都這么好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正捉摸著這件事,放在包里的手機忽然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掏出來一看,發現是唐舒格給她發來的微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ugar糖:見到你的云共享男友了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ugar糖:[可愛][調皮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ugar糖:女人,你還滿意你所看到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糟了,看野生小帥哥看得太入迷,忘了正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舒格早就把共享男友的手機號發過來了,楊笑看時間已經到了十一點半,趕忙撥打了那位云男友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響了三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被接起來了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喂?”楊笑一邊打著電話,一邊走神盯著籃球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巧,籃球場的那位“灌籃高手”,也走到場邊開始接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收回視線,專心講電話!跋壬,我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,”電話那頭飄出好聽的男中音,語氣含笑,“你是我的女朋友!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更準時送上啦~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章也是回帖送紅包,親親~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早上十點見!
                      ======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手榴彈]的小天使:33102749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殘雪飛花、心各、嘉一顆檸檬、嘟嚕嚕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灌溉[營養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    嘉一顆檸檬 30瓶;嘟嚕嚕 20瓶;蘇白 18瓶;一只甜甜圈swag、窩勒個窩窩、朱一龍圈外女友、莓莜 10瓶;澂白 9瓶;玉兔臨風 5瓶;大碗、云結東樓、哈哈哈哈哈士奇、の 1瓶;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黛瓦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好看的文。攻的時間被困在了“三天”之內,從剛開始凌虐受、到后來愛上受,渣攻變成了忠犬攻,但是卻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昵稱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与前妻同居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