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男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莫里_
    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(二更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迅速洗了個戰斗澡,從衣柜里掏出一身最干凈的衣服,又踩上他剛剛擦干凈的AJ球鞋,昂首挺胸地踏出了宿舍房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腳步匆匆,若不是宿舍樓里不準奔跑,他這時候早就起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向著樓梯沖去,結果意外看到在樓道盡頭的窗戶那里,好幾個球隊隊員正趴在窗口上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孟雨繁風風火火跑過來,徐冬以為他也是來看熱鬧的,特意給他騰出來一個空隙,招呼他:“繁子,快來,這兒看得清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莫名其妙地走過去,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向宿舍樓下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在男生宿舍大門口,學校男足隊隊長被兩個女生堵住,他滿臉緊張,正在拼命地解釋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得遠,聲音傳不過來。孟雨繁看了一陣默劇,實在看不懂,便問徐冬:“他們這是在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你都看不出來?”徐冬幸災樂禍地說,“活生生的翻車現場,刺激不刺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翻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!”徐冬指著左邊那個長發飄飄的女生,“這個,中文系的班花,足球隊隊長的現女友!彼种噶酥赣疫吥莻梳著丸子頭的女生,“那個,法律系的小學妹,也是足球隊隊長的現女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冬雙手一拍,發出一聲脆響:“你說巧不巧,今年女生宿舍調整房間,倆個女孩子成了舍友。倆人一看,嚯,她們的男朋友怎么是同款!這不就翻車了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宿舍樓下,兩個女生已經開始上演全武行,一個撓臉,一個踢襠,男足隊長在兩個女孩的攻勢下被打的滿地亂爬,只會嗷嗷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圍觀的男生都看得津津有味,他們男籃隊和男足隊天生不對付,經;ハ喑靶Ρ舜耸侨蹼u,在廁所里見到了都要比賽誰尿的時間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孟雨繁,忽然覺得胯間一緊,下意識地夾緊雙腿,后退了兩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先走了!”他囫圇說,“我還有事,就、就不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怎么回事,他看到男足隊長翻車的一幕,不僅沒覺得暢快,反而覺得心里七上八下的……總感覺后脖子涼颼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算了,一定是他想太多。他連女朋友都沒交過呢,怎么可能做出一腳踏兩船的事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匆匆轉身離開,只給隊友們留下一個倉皇的背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冬好奇地望著他的背影,嘀咕道:“這小處/男干嘛去?居然還穿著那么貴的鞋……臥槽,不會是背著我們,偷偷交了女朋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點過半,稍稍加了一小時班的楊笑伸了個懶腰,合上筆記本電腦,決定把未完成的工作拿回家里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剛一站起來,坐在辦公室另一頭的劉悅月立即湊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楊姐,你下班啦?我和你一起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從那晚的意外之后,劉悅月和楊笑的關系變親近了不少。畢竟,她倆可是“一起進過派出所!”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對這種說法格外無奈,明明她倆是受害者,怎么從劉悅月嘴里說出來,她倆像是犯罪分子蹲監獄一樣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小姑娘有熱心腸是好事,楊笑并未拒絕她的示好,平時臺里有什么福利,都惦記著給她捎上一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悅月在傳媒大學讀書,今年大四,課少,實習時間充裕。學校宿舍距離電視臺有點遠,楊笑一般都會順路把她送到地鐵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打了卡,一起乘電梯下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視臺門口有保安巡邏。要楊笑說,整個電視臺最厲害的就是大門口的保安,他們熟悉這樓里的每一個人,誰退休了,誰返聘了,誰被其他電視臺挖走了,誰跳出去自己開公司單干了……他們認臉的能力,可比楊笑還厲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和他們打了聲招呼,正要出門,忽然被保安叫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楊!北0泊笫蹇窟^來,面帶笑容地說,“怎么現在才下班?你男朋友在外面等你好久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愣:“男朋友?等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。六點還沒到就在外面等著了,特顯眼。等六點半下班的人走一波了,他還站那兒沒動。我看著眼生,你也知道咱電視臺總有粉絲圍堵,我就過去問他是干嘛的,結果他說是你的男朋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早就和于淮波分手了,哪兒來的男朋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悅月比她還緊張,湊過來,小聲道:“楊姐,不會是那個劈腿渣男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前幾天才揍完于淮波,甚至報廢了一雙嬌貴的小羊皮高跟鞋,這才幾天的功夫,那混蛋傷還沒好就出來作妖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眉頭一皺,低頭看腳——她今天穿了雙平底鞋,殺傷力不夠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等,如果是“她的男朋友”,除了于淮波那條畜生以外,還有個可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下班前接到的那個電話,一個猜測浮現在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不會真是那只傻狗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電話里男孩興沖沖的語氣,楊笑沒發現自己走路的速度都比平時快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悅月見她埋頭往外沖,還以為她要和前男友決一死戰呢,生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楊姐!等等我!”結果劉悅月剛邁出一步,腳下的高跟鞋就不聽話的往旁邊一崴,幸虧旁邊的保安大叔眼疾手快扶住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她狼狽的站穩時,哪里還看得到楊笑的身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視臺外,孟雨繁墊腳站在花壇的石磚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電視臺大門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個子那么高,杵在那里簡直像是一根電線桿,實在是顯眼的不得了。每個經過他的人都不免側頭看他幾眼,還好他從小就習慣被人圍觀了,所以即使有人偷偷拿出手機偷拍他,他也渾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唯一在意的是——笑笑姐到底什么時候出來?他專門為她買的熱奶茶都涼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等啊等,盼啊盼,從六點等到六點半,又從六點半等到七點,卻依舊沒看到“女朋友”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不是剛剛好心的保安大叔告訴他,楊笑還在加班沒有離開,他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和她錯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上顯示著的時間邁向了七點半,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給楊笑打電話時,那個讓他心心念念的身影終于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今天穿了一條連體褲,系帶在脖子后面挽了一朵小蝴蝶結。這套連體長褲,既體現了成熟女性的柔美性感,又不缺乏職業女性的干練果斷。連體褲外,她搭了一件駝色風衣,松松的,遮住了她的曲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眼看她越飛越近,他趕忙從花壇上跳下來,舉著涼透的奶茶杯興奮地沖她招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兒!”他說,“笑笑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不用他喊,楊笑早就看見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傻小子不知冷熱嗎?也不看看現在都深秋了,周圍人都穿上風衣外套了,就他,只穿了一件長袖衛衣,光是看著就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等楊笑走向他,“不知冷熱的傻小子”已經幾步沖了過來。那樣子就像是幼兒園門口等著家長接的小朋友,滿臉都寫著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一想到孟雨繁站在秋風里呆呆等了自己一個多小時,心里不知回事,居然有點愧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奇怪了,又不是她讓他等的,她究竟為什么會如此愧疚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抬頭看著他,問:“你怎么來了?訂單不是明天生效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,她這個語氣可真像是一個合格的甲方,最擅長在乙方的滿分答卷里雞蛋挑骨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啊,那,那個……”孟雨繁被問懵了,結巴了一下,支吾道,“包月福利,今天贈、贈送一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算是贈送,也要提前和我打招呼吧?今天我加班短,一個小時就下班了,要是我今天通宵,你就在外面傻傻等一晚上?”楊笑語氣雖然不好,可她的神色卻和她的語氣截然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那么點關切,還有那么點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冷不冷?”這位甲方撐不到一分鐘就露出了中年老母親看幺兒的神態,“穿這么少就來接我,要是凍感冒了,是不是還要算你工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她便要掏包里的暖寶寶給他貼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趕快拉住她的手:“笑笑姐,我不冷!不信你摸我的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楊笑猝不及防被他拉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孩掌心火熱,把她的手牢牢裹在掌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指尖到掌心,都是那樣的滾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怔住,他和她畢竟只見過一面,雖然名義上是男女朋友,但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不自然,用一種邀功般的口吻說道:“我真的不冷。我們運動員血熱,一年四季身上都熱乎乎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他甚至卷起袖子,露出自己鼓鼓囊囊的肱二頭肌,硬拉著楊笑去摸:“你摸摸這里,這里更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實在推脫不開,明知道不合適,只能面色尷尬地伸手碰了碰男孩隆成小山狀的上臂肌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趕忙收回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忍不住抬手又碰了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靠,果然又熱又硬又有彈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材這么好的男孩穿什么衣服啊,大冬天都應該光膀子才對!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楊笑心里天人交戰之際,他們身后忽然響起了一陣噠噠噠噠噠的跑步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跑步聲一起而來的,還有劉悅月同志咋咋呼呼的喊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“楊姐不要怕!我來幫你打渣男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和孟雨繁皆是一愣,同時轉身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劉悅月從電視臺大門口氣喘吁吁地奔了出來,她每跑一步,鼻梁上的眼鏡就往下滑一厘米。她手里還舉著一臺厚厚的筆記本電腦,看樣子這就是她能找到的最趁手的“武器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——但是——可也不必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到劉悅月停在他們面前,小姑娘還在絮絮叨叨表忠心:“楊姐,電視臺大門口人來人往,咱們可不……——誒誒誒誒誒???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悅月吃驚地看著孟雨繁,手里的筆記本電腦拿不住,差點掉到地上。還是孟雨繁眼疾手快,條件反射地接住了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愣住了。孟雨繁也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自然記得她——這不是他上一任雇主小劉嗎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……可是小劉雇主,怎么會和楊笑在一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光火石之間,孟雨繁突然回憶起出門前,他看到的那場“女子雙打”。那兩位現女友聯合在一起,把男足隊長打得滿地亂爬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孟雨繁沒做任何虧心事,可現在,他卻希望自己能夠原地消失才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如其來的加更,刺激不刺激,意外不意外?!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不是應該獲得一個愛得回帖鼓勵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早十點見!
                      =======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元夢、甜味的可可、害羞病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灌溉[營養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.Ⅰ。 80瓶;哈哈怪 20瓶;小菠蘿歡 19瓶;逸笙君、遲白白、鐵板燒汁茄子 10瓶;一枼櫻 8瓶;livia、東田、可樂醬耶 5瓶;wind 3瓶;朱恩齊、阿茶姑娘不在家、skii、霜夜mio、哈哈哈哈哈士奇、景昕、三體人種腦瓜、蘇陌 1瓶;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黛瓦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好看的文。攻的時間被困在了“三天”之內,從剛開始凌虐受、到后來愛上受,渣攻變成了忠犬攻,但是卻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昵稱: 打分: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,消耗的不會給作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与前妻同居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