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男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莫里_
    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城大學,室內訓練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跑完五組一百米往返跑的孟雨繁脫掉汗津津的T恤,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全身熱騰騰的,冒著汗,簡直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助理教練站在旁邊,左手掐著表,右手拿筆在本子上記下了他的沖刺數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,成績挺穩定的!敝屉y得抬了抬嘴角,“不錯嘛,看來最近沒偷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趕忙問:“助教,那我能上這賽季的首發名單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助教沒有正面回答,只回答:“首發名單我做不了主,還得看武教練的意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沮喪地嘆了口氣,不過他也知道,這件事確實急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年秋季,備受矚目的CUBA——也就是大學生籃球聯賽——就要進行地區預選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城大學作為國內超一流的綜合類院校,校領導雄心勃勃,每年都劍指籃球聯賽冠軍。冠軍隊不僅有豐厚獎金,對于球員來說,更是彰顯能力的最佳平臺,若是表現足夠搶眼,就有可能拿到CBA選秀卡,未來便可以去職業籃球隊打比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進一步,甚至能代表國家去打世界杯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個籃球少年沒有夢想?孟雨繁才22歲,正是一個籃球運動員在賽場上初露頭角的黃金年齡。越是臨近比賽,他心里越是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華城大學儲備的籃球人才太多了。像他這樣的單招體特生,每年都有兩三個名額,他們籃球隊加起來總共有十來個人,可首發只有五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踏入校門的幾年來,當過兩次首發、兩次替補——而根據現行聯賽規定,每名球員最多只能參加五年聯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今年是他最后的機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孟雨繁垂頭喪氣地坐起來,頗像是一只吃不到骨頭的大狗,尾巴、耳朵都耷拉下來,看著好不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訓練結束,隊員們一哄而散,吵吵嚷嚷地沖進了更衣室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來個渾身臭汗的大男孩擠在密閉的小空間里,那味道實在可怕。據說這學期新上崗的保潔阿姨來打掃更衣室里,直接被熏暈了過去,還以為榴蓮壞在柜子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穿衣服時,放在書包里的手機響個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從包里翻出手機,發現聯系他的人,居然是……楊爸楊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在那個【天氣預報】群里圈了他,問他什么時候有空過去吃螃蟹,見他好久不回復,又改為私聊,直接敲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和日麗(楊爸):小孟啊,你集訓結束了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和日麗(楊爸):要是忙完了,來叔叔家吃螃蟹啊,現在螃蟹正肥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可恥地咽了口口水,他剛剛運動完正是最餓的時候,肚子咕咕叫個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……孟雨繁想到app上顯示的“您的服務已結束,雇主為您點亮五顆星”的提示,心底升騰起來的饞意又被壓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和楊笑本來就是最單純不過的雇傭與被雇傭的關系。一單結束后,就不應該再有瓜葛?伤麉s誤打誤撞地加上了楊爸楊媽的微信,老兩口經常對他噓寒問暖,而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拒絕這份善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楊媽媽的私聊也同步抵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淡風輕(楊媽):小孟啊,你好久沒在群里說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淡風輕(楊媽):你和阿姨說實話,是不是和笑笑吵架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淡風輕(楊媽):她脾氣急,說話直,有時候工作忙起來什么也顧不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淡風輕(楊媽):你別誤會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淡風輕(楊媽):你倆要是有矛盾一定要慢慢說啊,都別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看著屏幕上滿滿的關切之語,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他大可以順著楊媽媽的話告訴她,他和楊笑吵架了、決定分手了,然后再順水推舟退出家庭群,這樣就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麻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那句最佳答案就卡在他的喉嚨,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這種單細胞生物實在無法進行這么復雜的利弊計算,他想了半天,還是沒想好該怎么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他對著手機冥思苦想之際,突然從身后竄出來一道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繁子!干嘛呢?”隊里的前鋒徐冬嬉皮笑臉的湊過來,作勢要搶他的手機,“我知道了,和小姑娘聊微信呢吧?讓我猜猜,是不是上周向你要微信的那個外語學院的小學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身子一擋,躲開了隊友的魔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亂說!泵嫌攴弊宰C清白,“我根本沒把微信號給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臥槽!那可是這屆大一級花!那么漂亮的你都看不上眼?”徐冬震驚道,“你看看咱隊里,就你沒談過戀愛了,難不成你真打算當和尚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個小女生不愛飛馳在賽場上的籃球男孩?籃球隊的男孩個子高、身材好,不論走到哪里都是視線焦點,吸引無數女孩子的注意。就拿他們隊來說吧,一多半以上的球員換女友的速度比換衣服的時候都快,剩下的人也至少談過兩、三個對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孟雨繁,從始至終都是條單身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冬唏噓道:“我真不明白了,籃球再好,能有女孩子身上的兩只‘籃球’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恨不得捂住耳朵,拒絕這種淫-穢思想傳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提出抗議:“徐冬,談戀愛是要找靈魂伴侶,不是找床上伴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放屁!毙於舐暢靶λ,“這種話,也就是你這種沒經驗的小處男才說的出來了——等你真遇到那個人,你信不信,她光是對你笑一笑,你滿腦子想的就只剩下動物世界那點事兒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沒聽懂:“動物世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那句嘛——‘春天到了,又到了動物們交/配的季節了’~~~~~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一顆純純處/男心,都要被他玷/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倆人換好衣服,拿起包向著宿舍樓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賽季即將到來,他倆都是前鋒,一個大前鋒一個小前鋒,剛好可以打配合。他們同一年入學,也就是說,今年都是他們最后一次參加CUBA了。如果未能入選聯賽陣營,那么他們將永遠失去站在職業賽場上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倆人的關系有些微妙,既是競爭對手、又是親密無間的伙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冬說:“也不知道老武能不能把咱倆都選進去。隊里除了咱倆,還有三個前鋒呢,實在不行今年讓我去打中鋒也可以,我真的不想現在就離開賽場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武就是他們的總教練,脾氣挺倔的一個老頭,以前帶出過好幾個職業隊MVP球員,后來退休了,這才被華城大學特聘來帶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卻和他不一樣,異常堅定地說:“我只想打前鋒,若是讓我打中鋒,那我寧愿不上場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鋒和中鋒在一場比賽里司職不同,沒有誰優誰劣的區別。很多球員為了獲取上場機會,都會在不同角色里切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孟雨繁只想當前鋒——勇往直前、沒有退路,只能得分、得分、得分的前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說話時,臉上帶著一種天真卻又成熟的神色,讓人不由自主的相信,即使前路崎嶇,他依舊能夠實現他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冬神色復雜地看著他,沉默了一會兒,忽然生硬地轉移了話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了,你剛才在和誰聊微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沒誰,是我老板!泵嫌攴毙奶摰,“我不是最近在打零工嗎,上一個老板加了我微信,說以后有活兒還找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可沒在撒謊——楊笑是他名正言順的雇主吧?那楊笑的爸媽不也是他的雇主了嗎?若是以后楊笑還要雇他回家,那不就可以再有交集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了他的解釋,徐冬“切”了一聲,勸道:“小少爺,要我說,你死擰著不低頭有什么用呢?趕快回去和爸媽道個歉、說幾句好話,不照樣有大把大把的錢花,還用的著苦兮兮的打零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!”孟雨繁立即搖頭,“我不想讓他們拿錢來侮辱我的籃球夢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徐冬想,為什么他就沒有一對兒會拿錢來侮辱他的爸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對體特生有優待,給他們每個人都安排了單間宿舍,徐冬和孟雨繁恰好住對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宿舍空間很大,床、柜都是按照他們的身材特別訂做的,若是換一個小個子進入他們的房間,一定會覺得像是闖入了巨人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孟雨繁的房間里,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鞋柜——他的鞋柜足足有五層,除了平常的訓練用鞋外,剩下幾層裝得全部是AJ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種配色、各種限量、各種聯名……這根本不是鞋柜,這明明是一座移動金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人知道,看著高大威猛的孟雨繁,其實有個特殊愛好,那就是擦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當他要思考問題時,他就搬一把小凳子坐在鞋柜前,大手捏住小刷子,沾上鞋油,一點一點的擦他的AJ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就像是劃火柴的小女孩,他在擦鞋中獲得心靈的寧靜,得到靈魂的升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今天,孟雨繁又坐在鞋柜前開始擦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今天擦鞋時思考的問題是——他又雙叒叕沒錢了,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踏入大學校門前,和父母約定好這四年是他最后的“放縱”,等到大學一畢業,他就乖乖脫下籃球服,回去繼承家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畢竟,打籃球收入有限,一個CBA職業球員的年薪都不夠他爸買輛車。而且,籃球是一項很注重身體對抗的運動,運動員渾身上下都是職業病,若是不幸,遇到什么半月板撕裂啊、腳腕骨折啊,落下病根,那就是一輩子的遺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孟雨繁卻固執的要命。他在大四時,背著家里人偷偷遞交了保研申請,決定留在球場,向他的夢想繼續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于是開學之后,他的所有經濟來源都被父母切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不肯向父母低頭,他悶在宿舍里擦了兩天鞋,最終決定利用訓練的空余時間尋找兼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是巧了,他找到的第一個兼職,就是“云共享男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短,報酬豐厚,工資日結,還有什么工作比這個更適合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自從接了楊笑那一單后,他再也沒有打開過那個app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中了什么魔咒,最近這段時間,他總是不;貞浧鹪跅罴夷嵌潭痰乃膫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記得她挽著他的手,玲瓏的身體緊緊貼著他的手臂;他記得那頓熱氣騰騰的餃子,從她碗里挑出來的好像更好吃;他還記得他喝醉后,暈乎乎地從她的床上爬起來,身上還蓋著她的薄被;他甚至記得,她踮起腳尖,輕輕摸他頭發時的力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他半夜睡不著,渾身燥得要命,沒辦法只能爬起來繼續擦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至于這背后的真正原因,他并未深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他擦鞋的時候,放在一旁的手機嗡鳴了一聲,“云共享男友”app彈出了一條新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【親愛的男朋友,你的女朋友‘新用戶ASG23561’約你出門見面!未來一個月,請好好愛她呦~!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哪位有錢小姐,下單前居然不私信溝通,直接拍了一個包月套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趕忙放下擦了一半的球鞋,大手在褲腿上隨便抹了抹,拿起手機進入了軟件頁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后臺里果然已經多出了一個訂單——一位用戶訂購了他未來一個月的上下班接送服務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位用戶是剛剛注冊的,頭像是默認的灰白色,ID也是系統隨機生成的一片亂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這未免太奇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租賃男朋友算是個很稀奇的項目,所以每個雇主下單前,都不免問很多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“照片上的人真是你嗎?”“你真有這么高?”,這種問題比較好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遇到過“叔叔,能幫忙寫作業嗎?能幫我開家長會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可怕的雇主,沒說兩句話就發“胸照”,嬌滴滴問他:“小哥哥,約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今天這個雇主,和之前的人都不一樣。沒有一句廢話,直接花錢買下他一個月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月套餐價格不菲,扣除公司的分成,剩下的錢也夠他兩個月的生活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……他真的還要“接單”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遲疑著,屏幕停留在私信頁面上,半晌沒有打一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他的新雇主,看上去是個急性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在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我每天九點半上班,如果不加班那就是六點半下班,如果加班的話我會提前通知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沒問題的話,明天就上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!有問題!問題很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孟(實名認證):您好,不好意思,我現在不接單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孟(實名認證):麻煩您退款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……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孟雨繁,你獎學金申請下來了,不賺生活費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震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雇主知道他的真名,還知道他獎學金沒申請下來很缺錢的事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等等,他從頭至尾,只告訴過一個人這件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孟(實名認證):你是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孟(實名認證):楊小姐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嗯。是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用戶ASG23561:你要是不接單了,那我就換一個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:“。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笑手快,幾乎是剛說完,就點擊了申請退款選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系統提示biu的一聲彈了出來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親愛的男朋友,你的女朋友‘新用戶ASG23561’取消約會了!交易關閉倒計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看著數字越來越小,孟雨繁根本來不及思考,立即撥通了儲存在他手機里、一直沒舍得刪掉的電話號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響了三秒,很快就被接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喂,您好,請問哪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孩清脆利落的聲音傳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樣子,楊笑根本沒有存下男孩的電話號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雨繁顧不上內心一閃而過的低落,爭分奪秒地吼出聲:“我接單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清咳一聲,用他此生最嚴肅的語氣說出了一句最不嚴肅的話——“尊敬的楊笑小姐您好,您的男朋友孟雨繁已準備就緒,馬上就為您發貨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三體人種腦瓜 2個;啊噗醬、esther04、33102749 1個;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灌溉[營養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    錦地羅羅羅羅、今天太太日萬了么、取名無能 30瓶;大紅燈籠、瀾 20瓶;vanqv 15瓶;惟飲、公平、吃包子的洛桉、沂葒 10瓶;包子彥超超超超愛燒麥 9瓶;一枼櫻 8瓶;25797413、33102749 7瓶;蘇白 6瓶;汞、東田、喵嘰咩呱嗷唔汪、陳4叉 5瓶;丁大寶 3瓶;年少有你、小獅子王辛巴、霜夜mio、esther04、千秋墨雪、朱恩齊、愛襯衫的sherry、花點點、蘭斯洛特、雩天諾 1瓶;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黛瓦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好看的文。攻的時間被困在了“三天”之內,從剛開始凌虐受、到后來愛上受,渣攻變成了忠犬攻,但是卻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昵稱: 打分: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,消耗的不會給作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与前妻同居的日子